香港马会资料网
读盘锦|盘锦地域文化之渔雁文化
发布日期:2019-10-05 09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渔雁文化是盘锦地域文化的精髓,它的创造主体是历史上的关内外渔民,核心发源地是二界沟。

  作为渤海三湾之一的辽东湾,是一处富足的天然渔场,自古以来就是关内外渔民的重要取鱼之所,素有“肥沃的海田”之美誉。不过辽东湾也是中国纬度最高的海域,水温最低,水体也较封闭,这使它每到冬天都会结冰,成了一处季节性极强的渔场。

  这样的特质决定了渔事作业的时令性,使关内外渔民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,都持续着一种候鸟式的生产与生活方式:春天“开海”时,他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二界沟,以此为落脚点,在辽东湾进行为期几个月的外海捕捞;度过这个大斩所获的时节,到了立冬前后,地始冻,水始冰,渔期也就尽了,随即渔船上坞,网铺闭户,这就是“罢海”了。

  这个时候,二界沟的所有人员都会尽数散去,就像曲终人散一样自然而然。他们陆续返回各自的家乡,与家人团团圆圆地过个年,正月里再赶来。就这么年复一年地周而复始,逐渐形成了一种特色鲜明的文化形态,也就是“渔雁文化”。

  这里的“渔雁”,指的就是这些春来秋返的候鸟式的渔民。又可分为“陆雁”和“水雁”两种。“陆雁”是指往来走陆路的渔民,他们没有自己的船,在家乡和渔场之间的往返只能靠徒步;“水雁”是指往来走水路的渔民,这些人的经济基础相对坚实,多半自己有船,或者亲朋共有一船。两者大多来自山东、河北、江浙一带的沿海地区,也有来自东北内陆的。

  “渔雁”在这种形式独特的生产实践中,积累了丰富的渔事作业经验,经历了多种渔业生产形态的变迁,既印证了人力对海洋的逐步征服,也含蕴着渔民的曾经生活。

  目前已经发现的沟北遗址、老坨子遗址、霸王庙遗址,都曾是关内外渔民的落脚之地,也就是渔雁文化的发育之所;盘锦的其他滨海地区,比如大洼区荣兴街道西部的各村屯,早年的村民也都曾一度过着这种春来秋返的候鸟式生活。也就是说,渔雁文化在盘锦曾是一种普遍的存在,不过最终还是在二界沟延续到了现当代,并逐渐被今人所识了。

  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爆发,尤其是1937年的中日正式宣战,使关内外的沟通不再便利如昔,关内渔民船夫的往来由此受阻,这种生产与生活形态便被动终止了。自此之后,一些人不再赶来,另一些人则选择在二界沟长驻下来,二界沟也从那时候起,渐渐消除了自身的时令性特征,转而成为一个真正的滨海渔村,进而成就为如今的古渔镇。

  渔雁文化的候鸟式的生产与生活方式虽已远逝,渔雁所孕育的诸多渔事礼俗,如“渔家号子”“开海节”等,却都在时光的流逝中得以沉淀下来,而且至今仍然鲜活,以其古朴的风貌,折射着渔雁对海洋的理解与迎合。渔雁所遵奉的一些约定俗成的行为,如“遇难必救”“拾网必还”等风俗,也都常被今人挂在嘴边,一边咀嚼,一边回味,一边督促着后代的学习与遵循。

  孕育并延续了渔雁文化的人,以及在这种文化背景中成长起来的人,也会反过来被渔雁文化所塑造。在从古到今的漫长行程中,他们的集体经历、行事准则、思维方式和精神面貌等,都已打上独特的渔雁文化的烙印,从而呈现着不同于其他人群的诸多特征。

  其中最显著的一条,就是无论是当年的“渔雁”,还是如今的“渔雁”的后代,都对海洋怀着一种以敬畏为前提的热爱之情,尤其对海洋生物怀着一种历史性的慈悲之心。他们谙熟每一种水中生灵的习性,由此具备了给每一种水中生灵以繁衍机会的能力。比这更为重要,也更为珍贵的,则是他们还同时有着给予水中生灵以繁衍机会的真心诚意,他们比世间的任何一个群体,都更加渴望辽东湾那片“海田”的肥沃能够长长久久。

  职业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盘锦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鲁迅文学院第24届高研班学员。创作出版了《红海滩》《闯关东纪事》《田庄台事情——辽河水道文明纪实》《辽宁地理文化》《情系大地肖作福》《印象盘锦》《辽宁地域文化通览•盘锦卷》《盘锦文化丛书之一:湿地风》《盘锦事情——辽河口湿地的城市印象》等十余部著作,其中《闯关东纪事》《田庄台事情》连续获评第七届、第八届辽宁文学奖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